财力愈发雄厚竞争愈发激烈走进鲜为人知的英格兰国家联赛

“在我看来,英格兰国家联赛(the National League,后文简称国家联赛)不应再被称为业余联赛,我百分百肯定,如今它应当被视为职业’英丙联赛’。”

托奎联的主教练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这么说,可能不无道理。

这个赛季,国家联赛的竞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烈。这个有23支球队的业余联赛,其中11支球队有升级至EFL[1]的经历,本赛季谁能晋级英乙联赛根本没人猜得到。一些前职业球员,包括上赛季英乙联赛的射手王(现效力雷克瑟姆的保罗-穆林),以及一位上赛季还在踢英甲联赛的球队队长(现效力斯托克波特的安东尼-萨切维奇),本赛季他们都加盟到国家联赛。当然,有一件轶闻不得不提:好莱坞明星瑞安-雷诺兹和罗布-麦克尔亨尼成为了雷克瑟姆的股东。而雷克瑟姆是英国历史上建队最早的俱乐部之一。

注[1]:英格兰足球联赛(English Football League,缩写EFL)是英格兰球会(亦包括3支威尔士的球会)分级别以循环对赛形式的比赛,包含三个组别:英冠(EFL Championship)、英甲(EFL League One)及英乙(EFL League Two),排在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之下的第二、第三及第四级国内联赛。

只有冠军才能获得唯一的直接晋级名额。剩下排名2-7位的6支球队,将通过三轮附加赛,决出一个晋升英乙联赛的优胜者。有钱未必能使鬼推磨,但想要攀升到业余联赛的顶峰,一定的财力,或是说合理地利用财政资源,和以往任何时候相比,都显得更为重要。

斯托克波特准备在主场迎战布罗姆利,这是本赛季旨在升级的两只球队间的关键比赛。埃德格利公园球场[2]笼罩在灰色的天空下,随着BT体育的摄像机在场内左摇右摆地工作起来,球迷的热情也进一步升温。新教练戴夫-查里诺(Dave Challinor)正在为他担任斯托克波特主教练后的第一场联赛做准备,他在本月早些时候离开了上赛季升入英甲联赛的哈特尔普尔联。

注[2]:埃德格利公园球场(Edgeley Park)是斯托克波特的主场。

许多人难以理解查理诺的抉择,但对斯托克波特来说,他并不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查理诺曾在这里担任了两年的队长,现在他已经准备就绪,重新回归国家联赛。尽管他的到来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前英甲中场球员安东尼-萨切维奇(Antoni Sarcevic)入选首发阵容,才是更让人震撼的消息。萨切维奇曾是英甲博尔顿的队长,在上个月传出了他与主教练伊安-埃瓦特(Ian Evatt)不和的消息后,前者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斯托克波特。

在国家联赛中,动荡的转会新闻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保罗-穆林(Paul Mullin)是上赛季效力于剑桥联的英乙最佳射手,本-托泽(Ben Tozer)上赛季效力的切尔滕纳姆从刚刚从英乙升入英甲,现在两人一起在雷克瑟姆合作。前伯明翰和阿伯丁的前锋亚当-鲁尼(Adam Rooney)转会至索利赫尔摩尔;切斯特菲尔德从伯勒姆伍德中挖到了卡邦戈-奇曼加(Kabongo Tshimanga);帕迪-马登(Paddy Madden)从英甲的弗利特伍德镇加盟至斯托克波特。

这使得国家联赛的竞争愈发激烈,许多人认为这创造了一个更具娱乐性的联赛,甚至涉及到了工资,足球界有人担心国家联赛的高薪报酬可能会给英乙联赛带来冲击。如今,职业联赛和业余联赛的边界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多的职业球员选择加盟国家联赛,并且他们不认为这是其生涯倒退的一步棋。

“差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小,”斯科特-怀斯曼(Scott Wiseman)告诉The Athletic,他离开英甲切斯特菲尔德去了索尔福德城,随后球队在2019年晋级英乙。“在很多,国家联赛都比英乙要艰难。球迷们认为前职业球员加入国家联盟会踢得更游刃有余,但事实恰恰相反。

“全心全意地去效忠一家俱乐部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你的工资还不起房贷,那就玩犊子了。如果你住在北边,而南边有球队来找你,那么搬家也是行不通的。

图1:雷克瑟姆俱乐部的股东瑞安-雷诺兹和罗布-麦克尔亨尼与本-托泽(左)和托基联队的阿玛尼-利特尔站在一起(图片来源:Peter Byrne/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对于大多数球员,尤其是对年长的球员,转会到一个新的俱乐部,时机必须是正确的。如果有人从更高级的联赛获得较高的工资,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但如果他们从低级别的联赛获得了更高的收入,那就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我搬到索尔福德时,我本可以留在英乙联赛的一个中游俱乐部,但我去低级别的业余联赛可以获得同样的薪水,并可能因为更多的胜利而获得满足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虽然稳定的经济收入很重要,能否获得满足感也是我做抉择的考量之一。”

奥特林查姆的主席比尔-沃特森(Bill Waterson)表示:“钱的作用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大。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球员的职业生涯很短,所以他们无法承担利他主义。他们必须使自己的收入最大化,这一点无可辩驳。”

上上个赛季,阿尔特林查姆在南北联赛附加赛一路披荆斩棘,时隔五年后重返国家联赛。虽然球队从未晋升至职业联赛,但在业余联赛中他们有着光辉的历史记录。但自从上赛季回到国家联赛后,他们发现联赛中各支球队的差距越来越明显。

沃特森说:“国家联赛球队的类型大致分为三种:一、有一定底蕴的大球会,每场比赛有超过5000名观赛的球迷助阵加油。二、有些球队的过去可能并不那么光鲜亮丽,但他们有庞大的资金支持,目前正在沿着金字塔向上爬。三、还有部分球队不觉得他们具备竞争力。

“我们俱乐部现在正试图从避免降级,转型成为挑战晋级机会的,这种转变是不容易的。多数球队在积分榜下游徘徊垫底,但他们也在等待时机。这也是一种运作模式,不妨戏谑之为:’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就是碰碰运气’。

“我们本赛季的期望积分是50分,所以从我们本赛季的期望来看,我们的目标是占据中游位置,而不是向冲冠的队伍看齐。但我们的目标是留在国家联赛中,与那些大球队们继续竞争。态度是最重要的。”

在足球世界里,花钱并不能保证的成功,这一点在全国联赛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沃特森指出,萨顿联在上个赛季稳步前进,赢得了联赛冠军,在过去几年里,麦克尔斯菲尔德和巴罗也同样一步一个脚印,成功进军英乙联赛。尽管雷克瑟姆和斯托克波特在投资上大手大脚,但他们似乎还有做好冲冠的准备。在本周末的比赛后,他们分别在积分榜上仅仅排名第九和第十一。

在对阵布罗姆利的比赛中,尽管在开场45分钟内很难获得明显的机会,但斯托克波特开局还算不错,给对手制造了很多险情。最近,斯托克波特在足总杯2-2战平博尔顿,埃德格利球场的球迷们被那场比赛所鼓舞,周三晚上他们将在主场进行重赛。这对新任主教练查里诺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局。

主队在下半场一开始凭借斯科特-奎格利(Scott Quigley)灵巧的射门取得领先。奎格利在禁区边缘转身并完成射门得分,越过了马克-考辛斯(Mark Cousins)把守的大门。布罗姆利持续威胁着主队,但斯托克波特坚守住了,并抓住了他们应该进球的机会。查里诺只在场边技术区来回踱步,在主队球迷的鼓动下挥手致意。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布罗姆利在常规时间还剩30秒的时候,通过一粒乌龙球将比分扳平。虽然平局可能是对比赛整体的公平反映,但主队斯托克波特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斯托克波特是本赛季国家联赛中花钱最多的球队,但无论是斯托克波特还是雷克瑟姆,都没有从前两年英乙降级球队获得的EFL补贴中受益。这笔意外之财,据信让其他所有球队收到了总计超过70万英镑的津贴,这成为国家联赛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查里诺的感觉是:“本联赛任何一支进入前10的球队都要面对激烈的竞争,但这些球队都能够与英乙球队平起平坐。”这反映出人们越来越觉得两个联赛之间的差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小。

梅登黑德主席彼得-格里芬(Peter Griffin)向The Athletic说道:“这个联赛的竞争十分激烈,而且一年更比一年甚,但我们乐于接受挑战。我们的预算不及联赛内的很多其他球队,我们仍然是一家业余球会,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知道,如果把是否能在联赛中生存归结到钱上,我们肯定是比不过别人的。我们必须找到其他的生存之道。

“多年来,国家联赛层面的支出规则让俱乐部保持了相当的稳定。我们的问题是降落伞政策[3]的收入将比我们的整个工资预算还要大。因此,那两支刚从英乙降级的球队和那两支处于条款第二年的球队,假设他们没有升级,那么在收入方面就会比我们高出一截,试图与之竞争是没有希望的。”

注[3]:降落伞政策(parachute payments)指当英格兰俱乐部降级到低级别联赛时,他们会收到来自上级别联赛的一定转播费。这些款项的目的是确保俱乐部能够应对因不参加此前而减少的收入,特别是考虑到许多留队的球员仍能签订较高的工资合同。从 2016/17赛季开始,支付系统发生了变化,这笔钱将在三年而不是四年内分配给降级俱乐部。就英超来说,降级后的第一年,降级俱乐部将获得支付给高级别转播收入的同等份额的55%,第二年为45%,第三年为20%。如果俱乐部在三年的降落伞付款期内再次升级为英超联赛,保护伞条款将失效,因为他们将再次拿到在高级别联赛中100%的所有经济利益。

据估计,降级后第一年的降落伞收入约为47万英镑,第二年估计为23.5万英镑,这将影响支出。绍森德联和格里姆斯比城将从他们上赛季降级后的第一年中受益。

但这些球队未必会把这笔钱花的一干二净,因为越来越多的球队有能力争夺晋级的名额。在国家联赛的规则下,俱乐部的支出与他们的收入有关,只要他们看到本赛季的比赛预算证明,并且俱乐部承诺通过不可返还的方式来弥补任何损失,如通过赞助或 捐款的资金来增加收入。

图3:现效力雷克瑟姆的保罗-穆林,上赛季在英乙联赛打进了32球(图片来源:Lewis Storey/Getty Images)

然而,最近的全国联赛股东大会讨论了有关工资帽的问题,一个研究并修改规则的小组应运而生。尽管阿尔特林汉姆和梅登黑姆的球队预算与顶端球队有差距,但沃特森和格里芬认为工资帽将不利于联赛发展和竞赛精神,他们认为去除工资帽是一项可以接受的挑战。

两位主席都指出,在安全帽的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前,他们一直在关注降级区。但对于他们这样的俱乐部来说,万一他们真能“溜进附加赛”,没有什么是不不敢的。

格里芬说:“国家联赛可以变得更有趣。我们不希望任何球队在运作开销方面束手缚脚。更多的预算,不仅会给我们更多的压力,也会带来其他方面的好处。与那些比我们资金更雄厚的球队一共竞争,永远都会是一种乐趣。”

像斯托克波特这样的俱乐部所承受的压力,各种各样的因素都可能会影响他们赛季的结局。尽管正如队长马登在赛后解释他远离都柏林的家人,转会而来的理由时所说:“如果自己都否认自己,那么加入国家联赛当然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们必须要坚信,我们一定要让这支球队回到EFL,我们将被人们永远铭记。”

“商业中有一个类比的说法,叫做:你是大猩猩还是黑猩猩?”沃特森补充说。“意思是,在商业中,大猩猩是市场上个头最大的霸主,能力足以击败任何对手;而黑猩猩聪明、灵活,善于运用智慧来处理问题。对我们国家联赛来说,斯托克波特是黑猩猩群里的大猩猩。他们拥有的资源远比我们多得多。如果多支球队真的对某个球员有兴趣,我不认为我们会有任何机会赢下签约权。

“如果我们哪一天真的有机会晋级,我们会为此做好准备,并坚定晋级的目标。诚然,我们不具备联赛中顶级球队的经济资源,留在国家联赛的难度要比冲出国家联赛的要容易得多。”

沃特森认为,如果一些英乙球队降级到国家联赛,他们会“非常挣扎”,而目前在联赛中排名第20位的绍森德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绍森德联的动荡比同为英乙降级球队的格林斯比要大得多,但他们在新老板的带领下,到目前为止表现良好。本周末,国家联赛中另一个尝试努力反弹的英超球队诺茨郡,在主场以2-0的比分战胜索利赫尔摩尔,12843的到场观众人数打破了国家联赛的上座记录。然而,自从2年前降级以来,过去的两个赛季他们的球迷是痛苦的。在两次升级附加赛中,诺茨郡先后被哈罗盖特和托基联淘汰。

那么往另一个方向发展的俱乐部呢?不管你对他们爱也好、恨也罢,索尔福德在他们进入EFL的第一个赛季就成功保级,并赢得了2020年的棒约翰锦标赛(Papa Johns Trophy)[4]。而莱顿东方、巴罗和哈罗盖特在升级后都没有再次降级。哈特尔浦和萨顿本赛季到目前为止都表现不错,分别排名第十和第八。

至于斯托克波特,距离他们上一次晋升EFL已经有10个年头了,但他们现在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自商人马克-斯托特(Mark Stott)于2020年1月接管并成为俱乐部老板以来,他们即将建设新的训练场地。

怀斯曼表示:“现在国家联赛的俱乐部的财力似乎更强了,他们可以签下英乙甚至是英甲的球员,从而帮助球队晋级EFL,同时确保他们在升级后有更好的阵容留下来。”

“我已经见证了巨大的转变。曾经,一个球员从EFL降级到国家联赛,被视为是从职业球员堕入到业余球员。现在,国家联赛的工资和球队实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英乙联赛。因此,球员在两个联赛之间上上下下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这将使国家联赛的整体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有着晋级EFL野心的俱乐部显然明白,引入具有EFL经验的球员有利于球队管理层面的转型。然而,真正挑战的开始,仍然是要先从国家联赛升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ycytx.com/,沃特福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