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克劳奇:在人生的单行道上他成了一名快乐的流浪汉

我们在追溯很多球星的过往时,总是由一些零散的片段拼凑而成。一些荣耀绽放的,一些激昂澎湃的,一些触动心弦的。但关于彼得·克劳奇,回忆似乎是更具象的,高。

英国有句古老的谚语,“He’s got good feet for a big man.”——这用来形容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而克劳奇的,正是他2米01的身高。

他说:“2米01的人必须有一张很大的床,它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所有的孩子们都会爬上来。我的睡眠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会在比赛前在酒店过夜。”

这又是人们对克劳奇记忆中抽象的部分,他的快乐,他的笑容,总是和他一起在球场内飞扬,在生活中悠长。

克劳奇和艾比的爱情也似神仙眷恋般羡煞世人。在2006年遇见艾比前,克劳奇从来没有遇见过爱情。13年来,同进同出,尽管艾比根本不喜欢足球。

“她为我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但我想你们都知道,她经常会在比赛开始前10分钟给我打电话,问我人跑哪里去了。”克劳奇说。

简单平凡的日子,这是上天予以克劳奇那异于常人的身高的平衡。也许,这才是他最宝贵的天赋。

1981年1月30日,彼得·克劳奇出生于英格兰柴郡的马格斯菲特市。他的母亲杰妮·克劳奇和父亲布鲁斯·克劳奇都是英国人,父亲在小克劳奇1岁时得到了一份来自新加坡的工作,于是一家人在远东生活了三年时间。此后,布鲁斯拒绝了有一份来自澳大利亚的工作合同,他们回到了英国。

克劳奇的家离温布利大球场不太远,也许正是这地理位置激发了他对足球的热爱。小时候的克劳奇满脸雀斑,并且有些自卑于自己的瘦削模样,他报名成为了就读的罗瑟夫小学足球队的一名球童。在转学到伊林小学后,他在同在伦敦的斯坦福桥球场找到了一份差事。当他的父母来观看切尔西的比赛时,总能看到他们的儿子在场边作为球童快乐的工作着。

随着克劳奇不断增长的身高,接近1米80,他成为了学校里最高的孩子。于是他决定暂时放下球童的工作,他从场边进入到场内。很快,他的身高优势就在比赛中体现出来。在为球队赢下几场比赛后,他开始在业余球队诺霍特热刺队接受训练。

随后,克劳奇开始了自己流浪般的足球生涯,并伴之一生。1991年,他接受了布伦特福德青训的邀请。两年后,他被女王公园巡游者看中,这是他童年时最心爱的球队。在那里只呆了一年,他又加入了热刺青训。记住,在青年时期这几家俱乐部的辗转并非因为他的足球风格遭到球队摒弃,而是他在伦敦渐渐积累的名声,越来越多的球队在追求这位难得的大个子。

克劳奇在1995年来到热刺,在那个年代里,传统的柱式中锋在英格兰足球中仍然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能寻找到克劳奇这样的中锋无疑像是一次中奖。因此,在青训受训3年后,热刺就和克劳奇签下了他的第一份职业合同。

然而,也正是在甫成为职业球员之后,克劳奇第一次遇到了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必须克服的困难。

他在18岁时身高就已经接近2米,这似乎超过了一个正常足球运动员的身高,即使从一名柱式中锋的角度来说。他成为了热刺的备选计划,在一线队根本找不到位置。一直到2000年,他没能为热刺出场任何一次。此后,他被租借至低级别的杜尔维奇和一支瑞典第四级别联赛球队海斯勒霍尔姆。

即使在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克劳奇依然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冷遇,他为两支球队加起来只出场了14次。康尼·奥尔森,时任海斯勒霍尔姆队教练,回忆起克劳奇当时在俱乐部时的一场比赛。他在为球队一线队出场一次后就又被下放至预备队,在一场比赛中,他们的对手哈肯队的球员们当着克劳奇的面放声嘲笑这样一位英格兰大个子被租借到瑞典,还只能在低级别的预备队踢球。比赛开始后,他们的笑声也止住了。克劳奇在那场比赛中打入5球,并很快重回一线队。在瑞典,他一共为海斯勒霍尔姆一线球。

但这对克劳奇的父母来说还远远不够。2000年7月28日,从瑞典回来后没多久,热刺就以6万英镑的价格将克劳奇出售给了他曾经效力过的女王公园巡游者。克劳奇还要为他在热刺的处子登场等上9年时光。

回到自己童年时最爱的球队,一种别样的归属感对克劳奇的表现提供了很大帮助。他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单赛季进球达两位数——他在42场英甲赛事(即2004-05赛季成立的英冠联赛前身,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中打入10球。不过,他故事的主旋律总是离不开流浪。尽管在这一年中表现优异,但球队最终还是因为财政问题降入英乙。

降级意味着球队必须出售阵中最好的球员,20岁的克劳奇以150万英镑的身价加盟朴茨茅斯,继续留在了英甲。在弗拉顿公园球场,克劳奇更进一步,他在37场比赛中打入18球,成为球队头号射手。这对任何一位成名的球星来说都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更何况一个21岁的年轻人。就在被迫在瑞典低级别联赛球队的预备队挣扎求生的两年后,克劳奇的身高终于成为了自己的武器,再也没有对手敢嘲笑这个来自马格斯菲特的大个子了。

2002年3月,阿斯顿维拉斥资500万英镑将克劳奇带到了英超联赛,这比两年前他被卖到女王公园巡游者时高出了80倍还多。

顶级联赛的竞争对于年轻的克劳奇来说很难应付。尽管他在转会维拉后的联赛后半段7场比赛中就打入两球,包括在维拉公园首秀就打入的一球。但在他的第一个完整赛季里,他始终无法在队中争得一个稳定的出场位置。他总共出场18次,颗粒无收。

他接受了一切对他糟糕表现的批评,并坦诚自己还没有为英超联赛做好准备。但格雷厄姆·泰勒(时任维拉主帅)给予了克劳奇信心与帮助,他没有让克劳奇就此枯坐上维拉公园的冷板凳,而是将他租借到了诺维奇。2003-04赛季,克劳奇在效力金丝雀的三个月中,出场15次,打入4球,帮助球队升级成功。尽管在和沃尔索尔的比赛中罕见的因为报复性犯规被罚出场,但他在诺维奇的表现重新引起了其他球队的兴趣。

格雷厄姆·泰勒在02-03赛季后离队,克劳奇在维拉公园的命运也已经注定。在回归这支英格兰中部球队并获得一次出场机会后,他在2004-05赛季初以200万英镑的价格转投南安普顿。

自此,23岁的克劳奇真正在英超冒出头角。在加盟圣徒时,他依然被普遍认定为一个更擅长头球的传统高个中锋,但在那个赛季结束时,人们将改变这一刻板印象。

最初在南安普顿,克劳奇被安排为球队两位明星前锋詹姆斯·比蒂和凯文·菲利普斯的替补。直到节礼日赛程,他依然在为短则几分钟的出场时间苦苦挣扎。与此同时,俱乐部由于成绩原因先后炒掉了保罗·斯特洛克和史蒂夫·维格利两位主帅。克劳奇迎来了在他职业生涯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教练——哈里·雷德克纳普。

在老雷的指导下,克劳奇飞速成长。随着詹姆斯·比蒂的离开,克劳奇逐渐在球队站稳脚跟,他在冬天之后状态火热,这是他又一个进球上双的赛季——27次出场12个进球——在英超球队。他在南安普顿绝境的保级路上贡献了多个重要进球,包括在主场2比0战胜利物浦时的进球,以及1比1战平阿森纳的宝贵进球。在足总杯上,克劳奇5场比赛打入4球,帮助球队跻身八强。2005年5月,埃里克森将克劳奇召入国家队,并在和哥伦比亚的热身赛上完成三狮首秀。

南安普顿最终难逃垫底降级的命运,俱乐部也无法再留下炙手可热的克劳奇。来自安菲尔德的邀请是无法拒绝的,毫无疑问,这是克劳奇职业生涯中迈出的最大一步,加盟欧冠冠军利物浦。当然,一名降级球队的前锋的到来,无疑也会让红军球迷对这笔签约持怀疑态度。然而,克劳奇再次消除了人们的顾虑,在接下来的三个赛季中,他的表现赢得了绝大多数利物浦球迷的支持,直到今日,他仍然被安菲尔德的球迷们所怀念。

正如克劳奇每一段漂泊故事的开头一样,他总是需要挣扎着从困难中脱身。在前四个月中,一位新晋国脚,一位欧冠冠军的锋线场各项赛事一球未进——被媒体冠以失败者的头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每每在这个时候,他的身高总是会成为被攻击的原罪,人们开始批评利物浦为什么会招募这种老派的柱式中锋。尽管几个月前,他们还在称赞克劳奇“一个大个子拥有着惊人的球感”。

然而,不知怎么的,他又从悬崖边爬了回来。2005年12月3日,他在和维冈竞技的比赛中进球,尽管这个进球在一开始被认定为乌龙,但在上诉后判定为克劳奇打入,他后来在这场比赛中又打入了一球。更重要的是,他在和曼联的足总杯第五轮比赛中打入全场唯一进球,这是二战以来利物浦首次在足总杯战胜曼联。随后在5月13日,足总杯决赛对阵西汉姆,他又助攻杰拉德打入第二球锁定胜局。

在国家队,由于鲁尼的脚伤未愈,克劳奇入选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英格兰23人名单。在5月30日和匈牙利的热身赛,在他为英格兰打入第3个进球后,他以标志性的机器人舞庆祝引发了英格兰国内的模仿热潮。4天后,在和牙买加的热身赛上他又大演帽子戏法。

在世界杯上,他和欧文搭档成为英格兰小组赛前两场比赛的锋线组合。在第二轮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比赛中,克劳奇打入他的国际大赛首球,不过这个进球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慢镜头显示他在起跳过程中拉拽了布伦特·桑乔的头发。小组赛第三轮,鲁尼伤愈复出,克劳奇坐上替补席。不过,欧文在开赛不久后就严重受伤,克劳奇顶替了他的位置。

1/8决赛对阵厄瓜多尔,埃里克森祭出一套单前锋阵容,克劳奇没有出场。随后在1/4决赛和葡萄牙的比赛中,在鲁尼被罚下场后,他替补乔科尔出场,英格兰最终在点球大战中被淘汰。

世界杯后回到俱乐部,尽管他依然要忍受自他最初走上球场时就要面临的来自对手球迷“怪胎(freak)”的攻击,但在技术层面,所有的批评家都渐渐消了音。2006年9月27日,在欧冠3比2战胜加拉塔萨雷的比赛中,克劳奇打入的那脚惊天倒钩,将成为永世经典。

此后,在欧冠中他又打入6球,帮助球队晋级决赛。在联赛层面,尽管他再未重现在南安普顿时的进球如麻,他没能在赛季进球上双,但他总能在重要比赛中拿出令人难忘的表现。2007年2月,克劳奇在对阵谢菲联时鼻梁骨折,尽管他还坚持打了几场比赛,但俱乐部在3月初宣布他必须接受手术,并将缺战一个月。3月31日,他重返球场,在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中,他上演了俱乐部生涯的第一个帽子戏法,并且是一个“完美帽子戏法”,三个进球分别来自他的左右脚和一次头球。

克劳奇带着22个进球的成绩在2007-08赛季结束离开了利物浦。尽管这个数字并不夺目,但重要的是,他赢得了安菲尔德球迷的尊重。

克劳奇回到了弗拉顿公园,在朴茨茅斯,他和老雷重续前缘。尽管依然要背负1100万英镑不菲转会费的压力,但这一次,终于,不再慢热。他在第三次联赛出场中就收获了进球,在赛季剩余的比赛中,他基本保持了这个进球节奏,平均每三场一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朴茨茅斯的金融危机也到了难以补救的局面。现实再一次推着克劳奇踏上流浪的路途,为了筹措资金,朴茨茅斯被迫出售多位优秀球员。这时,白鹿巷为克劳奇打开了回归的大门。11年前,他在这里签下了自己的第一份职业合同,飘荡游落,他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在白鹿巷,他和老雷开始了第三次的合作。克劳奇在托特纳姆再未挣扎,2009-10赛季末对阵曼城的比赛中,他的进球确保了热刺的欧冠资格。随后他更是带领球队闯入了1/4决赛。

在资格赛上,他用帽子戏法把瑞士的伯尔尼年轻人送回了家。小组赛对阵云达不莱梅的主客场比赛中都有进球,在对阵国米时他又接到贝尔的传中打入一球。16强淘汰赛中,他又在和另一支米兰球队的交锋中,打入两队这一回合中的唯一进球。在1/4决赛中,他们被强大的皇马以总比分5比0淘汰,克劳奇还吃到了红牌被罚下场,但热刺球迷仍然将他视为英雄。

南非世界杯,克劳奇入选了卡佩罗的23人大名单,并获得了9号球衣。不过他没有获得太多的出场机会,只在和美国队和阿尔及利亚的小组赛中替补出场。

南非世界杯后,克劳奇的国家队生涯也接近了尾声。总体而言,他在三狮的表现并不理想,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为国家队每打入一球的平均耗时不到100分钟,相比之下,莱因克尔需要136分钟,欧文需要155分钟,而阿兰·希勒甚至需要182分钟。另外,有趣的是,他从来没有宣布自己从国家队退役,甚至在2017年,他还通过电视提醒了一下球迷,他不会拒绝国家队的征召。

克劳奇在2011-12赛季初离开了热刺,30岁的他已经很难再在英超的顶级球队觅得一席之地。他转会到了斯托克城。

在不列颠尼亚球场,所有对他的质疑都是多余的。他重新在单赛季进球上双,更重要的是,流浪的日子,终于结束了。他在斯托克城的第一份合同为期四年,但他一直效力到了2019年。

克劳奇是一个有趣的人,甚至是一种有趣的现象。人们不会发现他对足球有多热爱,他不像米尔纳那样看起来那么严于律己,他喜欢和妻子出席各种时尚派对。更不像C罗那样会为了冠军和荣耀付出一切。但这漫长的21年职业生涯,就是他对足球无声的告白。

“我从不把我的工作当成是工作。能够做我一直热爱着的事,我感到无比幸运。”克劳奇说。

克劳奇和足球的缘分还远远没有走到尽头,他现在是一位人气颇高的足球播客和媒体人。只是,当艾比的电话再次响起,他需要确切地告诉妻子自己身在何处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